本站搜索关键词:西安播音主持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 西安编导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培训学校 西安影视表演培训 西安艺考培训 西安影视表演学校 西安编导培训学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开课计划
 
  热门新闻
 
全城高考经典台词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浙江传媒学院2013年艺考指南…
西安艺考是否存在所谓的潜规则?
西安播音艺体类考生12日-16…
关于西安艺考的调整:社会考级证…
  联系方式
 
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十字东南角西安国贸大厦八楼
手机: 13384971264
电话: 029-87246800
邮件: 949089639@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考试真题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考试真题
星空夜话节目文稿
时间:2013-8-14 点击:1573 次 文字大小:

 

艺考生必备

星空夜话节目文稿

《针对街头乞讨者你会怎么做》

      我不喜欢大街的喧嚣与繁华,那滚滚的车流,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那弥漫空中的废气,让人喘不过气来。所以我宁可独自一人躲进小屋,看看书,上上网。不喜欢上街,可是有时候由不得我,还非上街不可呢。比如你要买日常用品,你就必须上街,每次上街时走着走着你就会看到很多人在乞讨,有老人,学生甚至年轻人。记得以前刚到合肥上学的时候,每次上街都会看到很多沿街乞讨的人,其实他们很多是年轻人,正值壮年很多人如果去找份工作完全可以过的很好,但他们没有。他们却选择了乞讨。每次看到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所以今天话题:针对街头乞讨者,你会怎么做?欢迎各位和我交流:……

      象这种在大街上跪地乞讨的老人、学生和残疾人已经成了各个城市的一道难看的风景。

      人都是有侧引之心的。起初,人们偶尔看到街上有个把行乞的人,大多会伸出援助之手。认为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善事。可是,后来,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当人们从媒体上看到了有些行乞的人,居然以此为业,大行骗人之道。有的乞讨时好一副可怜相,而到了晚上回到住处心花怒放的数着钞票,当人们惊讶的发现好心被愚弄嘲讽之后,对大街上日益增多的形形色色的乞讨者,人们分不清谁是真正的孤苦无助的人,于是,只好视而不见,以免上当受骗。

      有人说:现在社会上“雷锋”少了,“擂肥”的多了。由此看来,一点不假。据说,有人看到乞讨之中也有很大的商机,便把乞讨当成生财之道的门路来做。于是有人到偏远山村以解决残疾人就业为名或增加农村残疾人家庭收入为幌子,到处收集肢体残疾的儿童或老人,组成乞讨团队,在大街上布点,展示人残疾的肢体,骗取行人的同情心,最终骗取积少成多的钱财。在大街上的各种奇形怪状的乞讨者,十有八九是这样来的。这是在内地城市大街上已经见怪不怪的现象。人们见得多了,同情心自然就麻木了。

      更有甚者,可以说比内地利用残疾人乞讨团队高出一筹的是,利用老人到香港、澳门以“化缘”为名的乞讨者。据说,一个中年人带上三、五个农村的老婆婆、或患有眼疾的老爷爷,通过关系到公安部门办理3个月到半年的护照,在香港、澳门一些富人云集的地方扮可怜相,骗取好心人的施舍。他们分工明确:组织者负责采点布场、送饭,乞讨者每天一人轮流做饭,其余早出晚归,所得收入交组织者统一分配。据说,去一次乞讨所得回内地可消费一年。

      不管在哪一个城市,当你漫步街头,走不多远就可看到一个跪地乞讨者,而这些乞讨者是千奇百怪,形形色色。本来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本来是兴致勃勃的去逛街,当你看到这些的时候,你还走得下去么?我想,这些布置在城市里的残肢断臂乞讨者,仿佛是城市被撕裂的伤口,让人目不忍睹,感到悲凉。更有甚者会强迫自己的妈妈去乞讨养活自己。这说的是发生在广东的一件事。

      在今年“母亲节”,人们都在为伟大的母亲送去节日的祝福,但是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广东东莞市高埗镇振兴路,一位八十多岁的母亲却在街边乞讨,不时有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将老人家乞讨得来的钱拿走。这位老人家苍白的头发显得很凌乱,满脸皱纹,指甲又长又黑。老人家前面放着一个盆子,里面放着过路的好心人给的钱,老人家一直低着头。据附近店铺的张小姐说,她早上看到老人家在这里乞讨,有一个男子不时过来将老人家的钱拿走。张小姐说:“他来的时候看看乞讨来的钱,然后跟老人家讲话,他那么大声讲话,我以为是丐帮的。” 后来,张小姐听说那男子是老人家的儿子。过了没多久,来拿钱的男子又出现了,他帮老人家整理一下盖在腿上的衣服,然后看看盆子里有多少钱,很快男子将装钱的盆子拿起来走了。拿钱的男子说那个老人是他母亲,家里还有个老婆,精神有问题。

  记者跟随这个男子来到他老婆所在的地方。男子说的“神经病”就是他老婆,只见她坐在一辆手推车上,一边摇动手指,一边笑着。男子说手推车就是他们的家,车上有被子,席子,衣服以及塑料桶等生活用品。男子说他的母亲八十多了,他声称要照顾年迈的母亲和有病的老婆,只能选择乞讨。可是他这样让母亲跟着他流浪还要母亲乞讨来养家糊口,让看到的人都觉得心酸。张小姐说:“老母亲好可怜,这么大年纪还要出来讨钱,这个男子可以去干活养家的。” 男子见围观的人太多,将车子推过来,收拾好钱,将老人家抱上车,推着老人家走了。一个男人,竟将年迈的老母亲推上街头乞讨,实在令人气愤,又让人觉得无奈。想想自己的老母亲含辛茹苦的把自己拉扯大,当母亲老的时候你不仅不去好好的照顾老人家,反而让她去乞讨来养活你,于心何忍呢?《妈妈》

      乞讨者总是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或是布衣褴褛的老者,佝偻着脊背对你点着头,伸着手,口里低低念叨:给点吧,给你吧。或是在地上铺一张纸,默默的跪在那里,当然纸上肯定写的是家乡遭水灾了或者亲人患绝症了住在医院等等,每一个理由都足以让人落下同情的眼泪,最能引起人怜悯的是穿着校服的学生模样的孩子,因为家庭困难被迫失学,渴望帮助,每次看到这些,心里都会涌出一阵酸楚,他们一般是可以讨到一些钱的,我亲眼看到过有的人们走过去很远了,忽然又返了回来,在他们面前的小碗里放下一些零钱,然后叹息一声离去,大概这些人们也是经过了一番矛盾的选择。还有一些乞讨者,却令人恐怖甚至恶心,他们是一些畸形人,或者脑袋巨大后面还长一大胞,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目光浑浊,软摊摊的的伏在地上,或者是一条弯曲的腿别在肩膀上,蜷缩在带轮的木板上,用两个胳膊趴在地上向前滑行,拦截着路人要钱,大凡看到这类人,我常常是尖叫着逃跑,走了很远,心还在怦怦直跳。

     以前的我总是很同情这些乞讨者,总愿意掏一些零钱给他们,但因为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那是一次出差到太原,逛商店时走在天桥上,就在桥的中段,猛然被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抱住了双腿,当时我吓了一跳,赶忙掏遍全身也找不到一张零钱,脸已经涨得通红了。围观的群众哄堂大笑,我只得把一张伍拾元的票子扔给他,然后逃离。后来我向人讲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对我说,那些小孩是被一些大人控制的,专挑女性来施行拦路抱腿的行为,她们碍于面子就准会掏钱出来。再后来又看到电视里报纸上的报道,说街头的乞讨者大都是有组织的有目的的,那些畸形人大都是被人遗弃后,又被这些人捡来养大当作摇钱树的,还有一些小孩子有的是被人贩子拐来的,他们被人控制,过着非人的生活,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那些人就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监督着。我们同情的那些乞讨者,其实都是一些不劳而获之人的挣钱工具。于是,再看到这些乞讨者,竟然萌发不出一些怜悯,反而从心里生厌。

      除了这些赤裸裸的乞讨者,我还见过一些变相的乞讨者,他们大都三两结伴,手里拿一二胡吉他之类的乐器,在人群繁华的饭店、私人商场门口,先是鞠个躬说几句祝福的话,然后就吱吱呀呀拉响乐曲,扯着嗓子唱流行歌曲,不一会门口就围过一群观众,,老板着急了,只得塞给他们一些零钱打发他们走,这些人收到钱马上收工,把目标朝向下一个小店,有的店主苦笑的说:没办法了,碰上这些痞子只能忍耐,和气生财嘛。

      乞讨者还会以各种各样的形象出现,譬如火车站门前因为没有钱买车票的哭泣的小姑娘,或是身着素衣的募钱修缮庙宇的僧人,再或是忽然敲开你家房门,说你的门牌号是他们公司所选中的幸运客户,低于成本价的物品送给你,堂而皇之的乞讨者,让你满心欢喜的上当。

      其实生活中还有一些乞讨者却是以“高贵”的形象出现的,譬如那些用阿谀奉承做手段,拿一些钞票作交易,向他们的上司乞讨个一官半职,再或是一些女性出卖自己的青春美貌傍一些大款大官,乞讨一些虚荣和财物,还有那些当权者,利用手中的权势,给自己乞讨一些更大的利益。这些乞讨者大多是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与街头的乞讨者截然不同,他们在生活中拥有的是鲜花和掌声,而街头的乞讨者拥有的只是眼泪和廉价的同情。

     但是,街头的乞讨者也有一些是真正的乞讨者,是值得同情的,可他们混杂在虚伪的乞讨者队伍里,我们无从辨别,只能长叹一声,唱一句那英的歌: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辩这变幻莫测的世界。而生活中那些有能力求上进的好同志们,被众多乞讨者阻拦着视线,眼看着一个个机会被投机者抢占,他们也只能穿起乞讨的外衣,硬着头皮冲上去,看来。乞讨,已成为生存的出路,生活的时尚。

      每天,依然行走在这一段街道,遇到那些街头的乞讨者,心情总是很沉重,不知该同情还是该鄙夷,而在生活中面对那些用乞讨飞黄腾达的小人,又不知该效仿还是该唾弃.

      记不得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自己的路自己走。那就暗暗告诉自己,走自己的路吧,目不斜视,不再理会“路边的风景”,这样,也许会心情舒畅,脚步平衡一点。

      生活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里,总能遇到一些乞讨的人,而乞讨的现象在农村似乎已经不多见了,是城里的人太穷了还是农村的乞丐都到城里来了,姑且不讨论这个有点弱的问题,只是想谈谈乞讨这个现象而已。

      我想可能每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也都是乞丐最多的地带,这样的风水宝地,对于各位商家来说都无疑是做生意的最佳地段,当然这里所谓的商家是广义的概念,生意是多方面的,按这个理论来讲,乞讨也可以算是一种生意,当然他们的成本一般都是很低的。

      我见到的乞讨无非分为以下几种,一种就是身体有残疾的人坐在那里,以自己的残疾作为一种资本来做所谓的生意,这样说似乎有点刻薄。二,身体有残疾用自己的手艺乞讨的,比如今天见到的一个残疾人,靠着一个手摇车在卖唱,这样说来,他做生意的成本就是自己的手艺,自己的努力。三,一些乞讨的老年人,先不去说那些老年人是否真的无人赡养,因为这会涉及太多的社会伦理问题,关爱老年人好像是某个时期喊出来的口号,可是,如果把老当作一种资本,一种可以用来挣钱的工具,倚老卖老,那样才是问题所在。四,某些抱着小孩带着老婆自称是带孩子看病花完钱或者是被偷完了钱然后就没钱给孩子看病没钱吃饭没钱回家之类云云,据我所知这样的一般都是骗人的,因为我接连几天都在不同地方见到了那同样的几个人,而且用的台词却发生了变化。试想?这样的一些真或假的夫妻有没有考虑到孩子的想法?五,坐在路边紧抱着膝盖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模样的小女孩,一般都会用粉笔在地砖上写下大体意思是我很饿我好几天没吃饭了我现在也上不了学了我好像吃饭我要上学的句子,说到这个,想起了以前在坛子里看见一网友发的一帖子,说是遇到这种现象怎么处理,具体做法就是买馒头给她吃,而且是看着她一个一个的吃下去,然后她就会换地方然后你再紧跟着她到另外一个地方再买馒头给她吃,最好的多买几个,众人看见这样的情况一般都会围观,然后大家都说看把孩子饿的赶紧吃赶紧吃,这样一来你的计谋就又得逞了,然后那女孩会用极其恶毒的眼神看着你,恨不得将你也吃下去!当然这样的一个帖子也只是供娱乐而已了,估计也没有人用这么卑劣的手法对一个小孩子吧。

      归纳了一下,我所见过的乞讨方式大概也就这么几种了。

      作为我个人而言,对于那些靠自己的劳动来乞讨的,比如说是卖唱卖艺之类的,我都会给点钱,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能挣钱的那种。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当你真走投无路的时候,去用第四或第五类情况去乞讨,有人会相信你吗?

      其实题目从这种现象想到的,如果再提过多的假设已经使得这样的一个命题失去了成立的前提。也只能当做娱乐闲情问问自己而已。

      每次那条街的桥头总有一个白发的老太太,八九十岁模样,穿戴破旧却很整齐,微低了头盘腿而坐,斑白的鬓发看来每天都精心梳过,只是常被无聊的风吹乱了。

      偶尔递过钱币时,她就赶紧伸出枯瘦的双手捧了,口中轻轻一句:“谢谢,好人。”浓重的地方口音。随后叩首下去,再起身时褶皱在那张沧桑面上浮出生活重负下的无奈无以承担的一种寂寥,她的眼微微闭着,脸上所有的纹路一致向下,笑时露出仅剩一颗门牙的嘴角稍稍上翘,让人心中感慨万千。

      年轻时她是否也似我们一般曾经很自尊地用另一种方式乞讨生活,而今只能在行动不便时看别人施展一种高姿态的施舍来满足自己最基本的需求。

      有些乞讨令人心酸,我们究竟应该为了尊严为了人格为了已经上了某个台阶的生活,进行那种比较高层次的乞讨,还是放弃最基本的温饱需求,站直了身体面对嗟来之食轻啐一口?

      很早时一次逛街,前面路口几个流浪儿分霸街道两旁,等看到时再躲已经来不及,几个拖着鼻涕一身油污的孩子顶着只剩下白眼仁的脸扑将过来,抱住了他的腿大叫“爸爸爸爸你过上好日子了怎么忘记我们了?”“你又找了新妈妈吗?新妈妈会不会养我们啊?给点钱花花吧爸爸。”他大窘着要逃,可惜怎么也逃不脱,孩子们死死抱住他不停纠缠,等我解了围之后他满腔怒气:“怎么一下多出来这么多乞讨鬼。”

      是啊,人生本来就是一个乞讨的过程,孩子们这么小就已经学会运用他们的聪明才智,这样的乞讨经验又是向谁学的呢。遇到这样强行乞讨者谁能不厌恶?

      乞讨变成一种讹诈,可见我们将要面对怎样的一个残酷的世界。

      天桥荫凉处有一位身材高大蓄了长发长须的老者,面前一个古旧的琴盒,小提琴也很旧,他拉琴时尽量很小心,脚下的琴盒里装了一些面值不大的票钞。他不停地拉琴,各种大调小调舞曲,四五十年代的老歌。

      我不懂音律,但知每次经过天桥那里都水泄不通,看到很多被琴声感动的中年人青年人少年人,经过的次数多了,总听到他要拉那首《红梅花儿开》,有人要求他另外演奏一些现代音乐,他一定要拉完这支曲子才肯答应别人的请求。

      有时我就想:既然是乞讨为什么不放下架子,即便你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艺术,有多高的欣赏价值,一旦沦落平阳还是不要再摆出往日的威风,因为风光早已不再,等到生活变成只为乞求温饱时艺术也就没有自尊可言。

      可每次却又被他感动,无论什么,他(它)都有一个自己的尊严底线,我们可以不顾廉耻可以撕下脸皮做任何一种有辱于自己或他人的事情,那是因为这种辱还没有侵犯超越自己的底线,我们在防线前方进行另外一种行为艺术表演,一旦它们触及防线杀过底岸,乞讨于我们就不再能称之为一种艺术,而称之为沦陷或败落了。

      如今很多人唉声感叹:现在的人太冷漠!理由是:街上或趴或跪的乞讨者面前,众人眼不斜视“坦然”走过。可是,这是真的由于人的冷漠吗?难道这些人真是铁石心肠吗?本人以为不然。

      走在街上,乞讨一族随处可见。特别是在国庆、春节等节假日里,这批队伍更是庞大。在繁华的大街上,身穿破烂衣服,篷头垢面的老人或孩子的乞讨情景显得极为不协调。更有甚者竟然到学校来博得善良纯真的学生的爱心。他们是真的贫穷得无路可走了吗?

      可否认这些人中间肯定有很穷的人,但不会是全部。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报道:菏泽火车站一7岁女孩乞讨所得的钱竟是交给“老板”——一名30多岁的男青年。还有在云南一个叫凯里的小村子里,村民有很多在外“打工”,而他们的职业竟是在大城市乞讨!在这些村民家中竟然摆着彩电、DVD!他们也找过工作,但没文化处处碰壁,而这个工作无疑是最简单、最省力的。

      太多的欺骗让原本善良的人们不敢轻易相信这些人,也不想纵容一些懒惰的人。一些大学生说:我们见到那些乞讨者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太多的欺骗现象让我们害怕见到他们,我们不是无动于衷,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呀,很多人不是“坦然”地走过去,他们是害怕那种眼神,是心有不忍的逃了过去。

      一位朋友夜深时打来电话带着哭腔:“出来陪陪我好吧。”灯光昏暗的酒吧两个寂寞的女人,捧了几把泪水相互诉说乞讨不来的温情。

       那个爱着自己自己又深爱的人他清醒时什么都懂,他知道自己何尝不是在乞讨,乞讨围城里点点滴滴的幸福时光时刻伴随,可是一旦他恢复了乞丐原貌,他又会鄙视作为同一爱情乞丐的你,他成了高尚的施舍者,施舍给你一个家,他会记起他施舍了多少,而你从来都是受施者:“嗟,来食!”

      施舍变成一种伟大的艺术,乞讨不堪一击。

      婚姻里我们讲求宽容与理解,我们竭力让自己乞求的姿势能够卑微一些,好让对方能够看到我们确实出于真心,我们也全身心的将自己融为乞丐一族,守了最后一个底线来乞讨围城中的爱情,最后的防线前面,或悲或喜或娇或嗔,无非是为了讨来一声赞美赢得一句关爱,我们在乞求得逞之后回报一句真挚的祝福,无论他是否需要,我们还是认为他需要。

      每个人生活都讲求艺术,生的,乞讨的艺术,为这艺术亮出自己最后一张底牌,手中底气十足时,出牌也会大方,时不时会中气呛人的来一句:“嗟,来食!”手中底气不足时,人生这种特殊乞讨就由一种行为艺术演变沦落为真正的街头行乞,仆伏在地,毫无尊严了。

      我们生活,为生而乞讨,我们相爱,为情而乞讨,每一种乞讨文质彬彬也好,死缠烂打也好,甚是蛮不讲理也好,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乞讨来一些有益于自身的装扮自己而得到其他人的尊重。这门艺术从人类发源伊始至今,被人这个物种发挥的淋漓尽致。

      走过十几二十几载之后,突然遇到心仪的那一个,多想自他处乞来一些对自己的欣赏与瞩目,费尽心思等在他经过的路口找一些相关的词句暗示他,甚至按捺不住冲动乞求他:让我爱你好么?痛苦的摇曳的爱情,乞求来又怎样?距离的拉近让我们不必靠乞求他的回眸生活,然后相互的底牌一目了然,伤害也会随之而来。

      相互都是同一战线上的乞讨者,谁用了什么花样,谁有几根肠子彼此清清楚楚,婚姻里还需要继续乞讨吗?

      是啊,还需要,乞讨温柔还在,乞讨体贴更暖,乞讨来幸福让自己回忆。

      围城里无非一些琐事,我们正在琐事中成熟又在这些烦扰中突然感觉到自己又变得如此幼稚无知,到底什么才是我们应该需要的,已经相守相依的两个人难道彼此就再也没有尊严了吗?最熟悉的人能抓住你最脆弱的那根线,他在不经意经意间将你乞讨的双手打

      人生是一个不断乞讨的过程,乞讨生命乞讨关爱乞讨理解乞讨友谊,还有人乞讨尊重与地位,还有一部分为了乞讨而乞讨,有的为了乞讨而不乞讨。

      人潮如流的街上,迎面偶尔遇到一个乞讨者,衣衫褴褛面目不清颤巍巍向路人伸出一双肮脏的手:“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行行好给点钱吧。”这一种直白的乞讨方式很令人厌恶。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曾更换大麻衣烂衫和那张多少个日月不曾洗过的脸,让人三里之外就闻到的扑鼻恶臭,如此乞讨,同情者寥寥无几。

      间或街头繁华地带垂头丧气的倒霉蛋裸露着排骨似的上身,肉体上的烫伤烂疮围了几个绿头苍蝇嘤嗡着,面前一个盒子,细碎的零钞,他也不作声神情呆滞:我就这样了,你们看着能给点就给点吧。

 

 
 

 

上一个: 论中国第六代电影的审美特征 下一个: 影评《生命国界》--眼神中抹不去的苦难
Copyright@2019 yikaobo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安天艺传媒艺考培训学校 陕ICP备14001427号 网站建设:西安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