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关键词:西安播音主持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 西安编导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培训学校 西安影视表演培训 西安艺考培训 西安影视表演学校 西安编导培训学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开课计划
 
  热门新闻
 
全城高考经典台词 
吉林艺术学院2020年招生简章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浙江传媒学院2013年艺考指南…
西安艺考是否存在所谓的潜规则?
西安播音艺体类考生12日-16…
  联系方式
 
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十字东南角西安国贸大厦八楼
手机: 13384971264
电话: 029-87246800
邮件: 949089639@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下载中心
《看病》小品稿
时间:2013-9-29 点击:2111 次 文字大小:

 

《看病》小品稿

 

 

甲:初来顺德,有个印象:四个轮子满街跑,要上厕所没处找,公交让人等到老,本地姑娘长得——那叫一个好。问我是干什么的呢?心理医生。不瞒你说,我这主修专业是算命,但是呢,公安这阵抓得特别紧,没办法,只好转移到学校。看到了吗,我在一中就开了一个心理诊所,这样既可以放心地赚钱,又可以施展我骗人的特长。唉,人啊,咋就这么聪明呢。(摸头)(别拍了,来活了。)

    乙:(敲门状,瘸腿摸腰上场)大哥,这是心理诊所吗?

    甲:啊,是是是。

    乙:大夫,你说他做男人,不,做顺德的男人,咋就这么累呢?

    甲:何出此言哪?

    乙:你坐好了,听我慢慢说。我叫王老五,外号臭豆腐,有个女友凶似虎,把我扒皮只剩骨。菜刀在我眼前舞,条帚往我身上处,对我是横眉冷对,整得我惨不忍赌,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公还是母了。

    甲:看你瘦得像猴似的,一定吃了不少苦哇,来,过来,我给你看看面相。

    乙:这怎么还看面相哪?

    甲:望闻问切,这不是弘扬祖国传统文化吗?

    乙:挺玄乎的呀。

    甲:小眼睛,单眼睛,外加一个金钩鼻,这嘴咋长得像肚脐呢。啊呀,行啊兄弟,这人五官的所有缺点,全长你一个人脸上去了,你要不受虐待,全国人民都不答应啊。

    乙: 这又不是我的错,那婆娘打得我没处躲,兄弟我,现在只能蹲厕所了,我看要是再这么下去,我真是粪坑旁边打地铺——

    甲:怎么讲啊?

    乙: 离屎(死)不远了。

    甲:那你就不会墙角大便吗?

    乙:墙角大便?怎么讲?

    甲:发粪(愤)图墙(强)。(手高擎)

    乙:我敢吗我?你不知道具体情况,平时她在经济上封锁我,在政治上迫害我,精神上摧残我,肉体上折磨我,使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她居然还要在生活上遗弃我。

    甲:遗弃你?那肯定是看上别人了,这不水性杨花吗?不过这也是普遍现像,你也想开点。我送你一幅对联吧,上联是——只要生活过得去;下联是——哪怕头上有点绿。横批——忍者神龟。

    乙: 不是,这不是那回事,大哥,她现在是嫌我,不愿和我在一起了,

    甲:哎呀,算错了。那我问你,你俩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乙:说起这个事,那还得提到另外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初恋情人。

    甲:初恋情人?

    乙: 是。

    甲: 唉,听你这么一说,也唤起了我萌动的春心,让我也想起了我的初恋情人,

    乙:大夫也有故事啊?

    甲:别打岔,感觉来啦。啊!那是一个月光明媚的夜晚,我一首情歌,唱得她心醉神迷,心旌摇荡,“好男人……”

    乙: 哎哎哎,大夫,看病呢!

    甲:啊,对不起,刚才说到哪了?

    乙: 说到我初恋情人。

    甲: 对不起,打断了,继续说.

    乙:她说她要躲我躲到下辈子。

    甲:是吗?

    乙:是呀,当初我向她表白的时候,她特别温柔,十分委婉的对我说:“想做我的男朋友啊,等下辈子吧!”

    甲:这么个下辈子啊?

    乙: 你说——这好歹也是人家的初恋啊,她咋能这样呢?

    甲: 这事更应该想开点。初恋初恋,只为锻炼,连哄带骗,前景无限。

    乙: 真让你说对了,自从我的初恋情人离我远去之后,另一个女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是我的现任女友。想当初,她也是温柔善良,在我心中,那也是女神一样,只是一点不行,我兄弟们说她质量太差。
    甲:质量差?那差到什么程度哩?

    乙:哎呀,这个呀,还真不太好说。我兄弟曾经给她写过一副对联,就是形容她质量的,听好了:上联是“看背影,迷倒千军万马”。

    甲: 这不挺好的吗?下联呢?

    乙:猛回头,吓退各路诸侯。唉,

    甲: 横批呢?

    乙:还说横批呢——我的妈呀。

    甲: 那她都长成这样了,你和她在一起,你图啥啊?

    乙:都说失恋的男人是脆弱的,我稀里糊涂的就和她处上了。自从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每天是起得比鸡早,吃得比猪差,那活干的——比驴还多呢。啥也不说了,大哥,全是眼泪啊!

    甲: 瞧你那窝囊样!我一看哪,就知道平时你是那种——早上洗脸不洗脖子,吃菜专挑韭菜盒子,手机像个大饭盒子的人。我就纳闷了,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啊?

    乙: 不用你埋汰我,大哥,你以为我没想过死啊,我跳过楼。

    甲:真的呀?

    乙:而且在跳楼之前,我还问过有类似经验的前辈,我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

    甲: 那他们怎么说的呢?

    乙:听好了,前辈们告诉我:你想痛快点,到六楼;还想挣扎挣扎,到五楼;想残废,到四楼;想上医院住个百八十天,到三楼;想吓唬吓唬人,到二楼;想看热闹,上一楼就行了。

    甲: 那你去的几楼啊?

    乙: 兄弟我不瞒你说,来个一步到位的。

    甲: 六楼啊?

    乙: 一楼。

    甲: 你不一步到位吗?

    乙: 心眼咋这么笨呢,你从六楼往下跳,最后还不也得到一楼啊。

    甲:那行吧,你去死吧。不行啊,我得赶紧骗钱啊。

    乙: 啊?

    甲: 那也太没人权了。

    乙: 哪有人权哪?!

    甲: 实不相瞒,我告诉你,你这病再不治就废了。

    乙:真的呀?你能救我吗?

    甲: 净问这没有争议的问题?你知道我是谁不?

    乙: 谁啊?

    甲: 坐稳了,听好了:想到初,我是伤尽万千女人心,就连现在还被无数女杀手追杀,我有一个名言:如果长得帅就要受到惩罚,我岂不是要被千刀万剐。

    乙:前-辈--,前辈,你得救我啊!

    甲: 起来,好说好说。针对你这种情况啊,我给你提供两种对付女人的套餐,一种是恐怖套餐,一种是和平套餐,你选吧。

    乙: 恐怖套餐?太吓人吧,我胆小,这么地吧,你给我说说和平套餐。

    甲: 这个呢……涉及到一个知识产权的问题。

    乙:明白……知识产权,那是——你看这样行不?

    甲: 哎,真明白事儿。得,看你挺诚心,告诉你吧,和平套餐,用最简单的语言,那就是——分手。

    乙: 这是基本上办不到的。你不了解具体情况,我还有两千块钱存折在那压着呢,一分手,我人财两空,啥都没了,那不完了吗?

    甲:你这不耗子给猫当三陪——你要钱不要命啦?

    乙:那两千块钱也不是小数呀。

    甲:再说呀,这恋爱怎么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乙:那咋办哪?

    甲:应该掌握这个基本规律:留住二,保住一,发展三四五六七。

    乙:那为啥呀?

    甲:发展才是硬道理嘛。——这是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

    乙:医生,你别给我提政治行不?不瞒你说,这我根本掌握不了。这么着,我今天豁出来了,你给我讲讲那恐怖的。

    甲:——这让我很为难呀。

    乙:(叹气)大夫呀,我最近——我也很为难哪!
    甲:就五十块钱啦,啊?打发要饭的咋的?

    乙:这还有点零的,——你能要吗?

    甲:你以为我不敢收是不?

    乙:真要哇。

    甲:积少成多。我跟你说呀,这恐怖套餐很具有危险性, 它需要一定的毅力和勇气。

    乙:毅力和勇气?我怎么说也是跳过楼的人,大哥,什么勇气毅力我还能不具备呀?

    甲:啊呀,好歹也算是跳过楼的人,我告诉你呀,恐怖套餐,那就是自残。

    乙:自残?怎么残哪?

    甲:具体点说,抠瞎眼睛抽歪嘴,打折胳膊两条腿。

    乙:哎呀妈呀,这也太吓人了。

    甲:吓啥人呀,这样多好,生活不能自理,家务也不用你管理了。

    乙:我是不用干活了,那我也不用活了。

    甲:也是呀,我给你换一个方案。

    乙:对,你这不对,你得换一个。

    甲:那我问你,现在你的地位是不是相当于一个家丁?

    乙:差不多。

    甲:遇到什么大事是不是一点决定权也没有?

    乙:小事我也没权哪!

    甲:得,不像作家丁,就做李莲英;手里要有权,学学魏忠贤。

    乙:大夫,你是让我——(做咔嚓状)

    甲:(点头)要成大事,不拘小节。

    乙:不行,怎么说咱也是男人哪,是男人就得做真正的男人!

    甲:那你就凶点!(做宰杀状)

    乙:你是不知道哇,这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呀,我怎么凶,我?

    甲:那你就喝酒,酒壮倯人胆。情场如战场,谈爱就是谈判。

    乙:对不起,有个传呼,是……是……是她的,我得赶紧给她回过去。(稍停)哎呀,我那大饭盒子手机还在房里充电哩,大夫,把你电话借我用用,行不?

    甲:你这病人怎么这样?收你这么一点门诊费,还要打上手机费。你快点打啊。等会儿,这是给那老虎,不你老婆打电话吧,一要狠,二要猛。今天你忍无可忍无需再忍,21世纪咱们要做男人!吼出来啊,吼!

    乙:喂(高声)

    甲:就这样吼!

    乙:怎么的呀?哦,老婆呀……不是,我对你没意见,刚才是信号不好。你召唤我啥事呀?请四个同事在顺风山庄吃饭哪?叫我交钱哪?那多少钱哪?八千八?(晕倒,半天爬起来继续说)没事儿,我不是对你有意见,你请四个同事才花八千八,也太会给我省钱了!行,我马上就过去,哦,byebye!(把手机放口袋,转身对医生说)大夫,我得给女友交钱去了,今天咱俩说得挺好,(拉住对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以后我再来听你教导!

    甲:(点头、扬手)

    乙:谢谢啊。

    甲:哎呀,做男人就这么窝囊,唉,这顺德女人也太厉害了,哎呀,现在真是——男人女人化,女人野人化。不过要没有这种男人,我也挣不了钱。赶紧要老婆给我准备几个下酒菜。(摸口袋)唉呀,手机,这臭小子,我他妈有病呀!

 

 
 
上一个: 电影剧作授课札记 下一个: 自备稿件范文精选(四)
Copyright@2020 yikaobo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安天艺传媒艺考培训学校 陕ICP备14001427号 网站建设:西安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