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关键词:西安播音主持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 西安编导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培训学校 西安影视表演培训 西安艺考培训 西安影视表演学校 西安编导培训学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开课计划
 
  热门新闻
 
全城高考经典台词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浙江传媒学院2013年艺考指南…
西安艺考是否存在所谓的潜规则?
西安播音艺体类考生12日-16…
关于西安艺考的调整:社会考级证…
  联系方式
 
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十字东南角西安国贸大厦八楼
手机: 13384971264
电话: 029-87246800
邮件: 949089639@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下载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下载中心
电影剧作授课札记
时间:2013-10-27 点击:1624 次 文字大小:

 

电影剧作授课札记

 

 

艺考生播音主持广播电视编导专业必备练习

作者  孟中  北京电影学院  文学系教师
  
连续两天的剧作课堂讲授,都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刻画重点场戏的时候,运用剧作中“一波三折”的技巧,扩大描写人物心理活动、夸张渲染,但是什么时候开始渲染或渲染得度怎么来把握?

在北师大讲评张甲的短片时,有这么一组镜头描写人物心情的复杂程度。  剧情讲述弟弟从农村到城里投奔做保安头目的表哥,意外发现表哥原来是个贼头,弟弟被表哥指使在地铁站台偷东西;弟弟第一次偷东西,心情十分复杂,作者详尽刻画了弟弟在偷东西之前的心情,使用移动、走位、特写等等手法,描写弟弟围绕着受害人徘徊再三,然后出手偷东西逃走。这无疑是全片最重要的场戏,也是作者全剧组同学最得意之处;但是在课堂上,老师直接指出这场戏的硬伤!

硬伤1、空间设置很好,受害人手里提着笔记本包走到一个布告栏旁查看地图,弟弟在布告栏另一侧,从布告栏下方可以看见放到地上的笔记本包,这里是最近和最隐秘的偷窃角度,但是作者放弃了;作者描写弟弟来回徘徊矛盾,终于徘徊到受害人一侧!原本是一个画面两个空间,一下子变成一个空间,使观众开始注意被害人的反应,这时候,作者完成了一个”很漂亮的”场面调度,分别表现了受害人\弟弟\表哥的空间关系,然后是弟弟的脸部和手部的局部特写,最后出手从被害人身边偷走手提包,注意!作者放弃了两个空间,而是从一个空间偷走,消弱了空间的戏剧性的张力;

硬伤2、按照剧作理论,作者强化细节的意识是对的,但为什么处理的效果反而假了呢?刚才说了,作者的拍摄技巧是成功的,甚至是可圈可点的,但是为什么传递的信息却是虚假的?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

首先,令观众觉得虚假,无论什么原因,都是有错误的,关键在于我们是否知道错在哪里,知道了错误的原因,我们就又攻克了剧作中的一个技巧,或者更明确说是一个观念。分析刚才场景镜头,不难发现,虚假在于偷东西的过程,小偷的一次行窃在于迅速,令人反应不过来,影片为了夸张弟弟的复杂心理,延展了小偷的“迅速”,在叙事上成为罗嗦或者矫情;老师经常在课堂上举例子说,一个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有两个选择,之一是不断的拍自己的胸脯,始终重复一句话“我就是清白的!”这个人将自己的胸脯拍红,声音扩张无数分贝,无外乎就事说事,反而没有说服力;之二,这个人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拉身边的人来证明“你们不相信我,总相信旁观者吧!请旁观者说说我是不是清白的?”对比之下,之二的处理较有说服力;这就是剧作中,以此说彼的技巧,不能就事论事。

其次,重点场景的情感高潮如何得来?以上场戏不仅令观众觉得虚假,而且还令观众情感突然拔高,没有舒展,“一波三折”是一个延展的技巧,并非是直线上升的技巧,它在时间和空间上延展,或者说在叙事线上延展;这就需要我们来注重张力。在格里菲斯的《一个国家的诞生》中,首次突出这种张力的技巧;在林肯剧场遇刺时,作者巧妙的运用剧场观众的视点,首先发现一名鬼鬼祟祟的刺客躲在阴暗角落,观众的心一下子提起来,然后作者似乎忘了刚才的举动,剧场的观众也没有在注意刺客,使观众错觉危机已经能够过去,然后作者再次强调刺客的存在,如此反复,直到刺客走到林肯背后,作者还插入舞台上的第三者画面,间离观众,最后刺客开枪杀死林肯;因该说,在这整场戏里,刺客走到林肯身边,开枪杀死林肯在叙事时间上是最短的,但是整场戏的情感高潮!仔细研读,就会发现,剧作中一波三折的技巧是在关键动作之前,换句话说,在刺客举枪、开枪之前,更进一步,是刺客接近林肯之前。再以《邦尼.克莱德》的结尾为例,所有的观众都知道,影片结尾是邦尼和克莱德死亡,但观众关注的是怎么死;剧情交待,邦尼和克莱德被配角的父亲出卖,要在离开小镇时暗算他们。作者并没有在邦尼和克莱德遇到埋伏时渲染他们的心情或者冲突,而是在这之前,细腻描写邦尼和克莱德已经决定洗心革面从新做人了,这时候的邦尼和克莱德回到了一个普通年轻人的恋情中,邦尼买了一个涂着红指甲小公主玩偶,俨然已经回到了少女时代,清新动人;这时候,他们所等的配角迟迟没有来,克莱德的一个眼镜片掉下,暗示他们的决定有失误,邦尼下车去寻找配角,克莱德在车上等待;一辆警车徐徐开到他们身边,观众的心被揪了起来,期望中的悲剧场景终于到来,意外地是,警车停到了克莱德的身边,甚至警察给克莱德打了一个招呼,但似乎并没有注意他就是被追捕的雌雄大盗!克莱德悄悄将车开走,叫上邦尼离开小镇,观众似乎感觉到邦尼和克莱德逃出生天了,甚至克莱德还安慰邦尼,二十分钟后再回去接配角,然后邦尼掏出一个苹果,一人一口的吃着,俩人俨然一双度假中的情侣;就在这时候,在小路上遇到配角的父亲,配角的父亲在给拖拉机轮胎打气,克莱德自然停下来帮忙,远处还有黑人乘车过来,一切似乎平静中,就在瞬间,四秒钟“惊鸟、配角父亲卧倒、邦尼和克莱德预感到死亡来临的相互对视”和三十秒钟机枪扫射,变格,瞬间,一切归于平静,这无疑是这段戏的情感高潮,是结尾的核心。有些作者在处理这场戏的时候,往往会在邦尼、克莱德遭遇埋伏上延展“一波三折”,而非在此之前一波三折,那样做的话,就没有了瞬间的窒息感,将枪击延长至3分钟、5分钟,最后导致观众认为虚假;所以《邦尼.克莱德》的导演阿瑟.潘是非常清楚“一波三折”的核心在于重点情节点之前。

无独有偶,在周日的电影学院导演班的剧作课上,老师在讲授《克莱默夫妇》的时候,再次遭遇这个问题。在《克莱默夫妇》中,老师将斯特里普离家出走后,晚上霍夫曼独自一人带着比利这场戏拿出来分析;场景是起居室,第一个镜头时全景,霍夫曼坐在沙发上,比利在台灯下,两人中间有个橙汁杯子,老师将画面停止,说:“这个镜头的视点是杯子!”马上有同学举手:“老师,这个镜头的视点是比利金色的头发!”老师笑着说:“你等我说完。这个镜头的视点是杯子!”那名同学继续疑义:“老师,整个构图的光影在比利身上,那为什么……”老师说:“你等我说完。这场戏的核心动作在于杯子!”第一个镜头是全景,霍夫曼坐在沙发上研究公司的广告照片,比利在玩飞机模型,桌上散放着霍夫曼的办公图片,在两人之间放着一个橙汁的杯子;比利所在说这话想吸引父亲的注意力,霍夫曼在忙于工作,观众视点在杯子,担心他被打翻;第二个画面是比利的近景,比利举着飞机玩耍,画面中没有了杯子,观众的心似乎轻松了,第三个画面是全景,杯子再次出现,观众心再次提起,第四个画面霍夫曼近景,杯子再次出画,观众似乎判断出作者不会打翻杯子,就在这时,第五个画面全景时,比利将杯子打翻,霍夫曼的资料被淹!这场戏,在剧作上有三个看点,第一是暗示观众,平时晚上陪伴比利的时斯特里普;第二表现霍夫曼生活上开始陷入困顿;第三,也就是这场戏最具华彩的地方,就是比利的心理动机;在这部电影里,比利虽然是配角,但是是复杂人物处理,所以光彩照人,比利将杯子打翻的动作不是偶然的,是其潜意识的流露,比利需要大人关注,妈妈离开之后,比利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所以,在呼唤父亲没有应答之后,只有将杯子打翻才能唤来大人的重视。所以,这场戏的核心是将杯子打翻这个内心动作的外部化;这同时也是为什么在第一个镜头时,比利在光影明处,霍夫曼在暗处的原因。同时,霍夫曼在暗处也表明霍夫曼生活遭遇困顿。待到杯子被打翻,比利和霍夫曼换位,比利坐到了沙发上,霍夫曼站了起来,霍夫曼将台灯放到比利身边,但比利并没被照亮。非常精彩的动作,用视听语言将剧作目的表现非常清晰。在这场戏里,作者没有就事说事直奔主题,表现比利将杯子打翻,而是营造一个“突然意外”出现,但是在这个“突然意外”之前,已经完成了一次一波三折!

 

 

 

上一个: 没有了 下一个: 《原野》
Copyright@2019 yikaobo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安天艺传媒艺考培训学校 陕ICP备14001427号 网站建设:西安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