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搜索关键词:西安播音主持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 西安编导培训 西安播音主持培训学校 西安影视表演培训 西安艺考培训 西安影视表演学校 西安编导培训学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开课计划
 
  热门新闻
 
全城高考经典台词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天艺2014届暑期连续班开课通…
浙江传媒学院2013年艺考指南…
西安艺考是否存在所谓的潜规则?
西安播音艺体类考生12日-16…
关于西安艺考的调整:社会考级证…
  联系方式
 
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十字东南角西安国贸大厦八楼
手机: 13384971264
电话: 029-87246800
邮件: 949089639@qq.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艺考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艺考知识> 播音主持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推荐
时间:2019-7-10 点击:748 次 文字大小: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推荐

 

稿件推荐《指点河西》

《指点河西

作者/崔吉俊


绿色来了,

黄色走了,

只需我一声呐喊。

不管是远古留下的沙黄,

还是眼下冒出的碱渍,

听到我的呐喊不敢泛滥。


不管是新生的嫩芽,

还是残存的树杆,

听到我的呐喊精神抖擞,

从此生长不再犹豫和迟缓。


绿色近了,

黄色远了,

只听我一声召唤。

绿色随着我的召唤越淌越快,

大地涌出连绵的绿绒锦缎;

绿色随着我的召唤越淌越浓,

顷刻竖起一排绿色庄园。


可怜的黄色呵,

竟然一夜之间走远,

从此和我不再会面。


绿色活了,

黄色死了,

只需我手指轻轻一弹。

我的手指弹出绿色楼厦,

我的手指弹出绿色山峦,

绿色的幽灵沿着山河蜿蜒,

绿色的生命把大地强行霸占。

黄色的地盘日渐萎缩,

黄色的生命气息奄奄,

终于残生了断……


我是谁?

我是河西清凌凌的水;

我是谁?

我是河西热滚滚的汗。

我,在河西绿地绿天!

 

 

稿件推荐《钱学森回国》

 

 

1955年9月17日,一艘从美国旧金山开往香港的邮轮停靠在洛杉矶港口。一对中年的华人夫妇,携着一双儿女匆匆地登上了甲板。


当轮船缓缓离开港口驶向大海,中年男人长长地嘘了口气。——他要回家了!为了这次归程,他准备了整整五年!


他叫钱学森。


六年前,钱学森得知祖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个新的中国正燥动于母腹之中。新中国的领导人希望他能早日回到祖国!


同样,这也是他父亲的愿望。


但在二十年前他们分别时,钱学森曾与他 就是否攻读航天理论发生过激烈的争执。

十年了,严厉而又仁慈的父亲终于理解了儿子:儿子要的并非只是一门养家糊口的技术,他要的是超越列强、崛起中国!


是的,在钱学森心中,甲午的硝烟还未褪尽,圆明园的伤痛犹在心底,八一九的炮声又萦绕耳际,南京城的血海流在梦里……弱国贫民、兵连祸结,灾难深重!


发奋啊!30岁的钱学森取得了航空、数学博士学位,成为世界级的空气力学家。36岁的钱学森,又成为麻省理工学院最年轻的终身教授。40岁的钱学森,又是美国国防部空军咨询团和美国海军研究所顾问。


然而,这位科学的骄子,并不属于美国!


他站在甲板上,遥望着那渐渐消失的 特米娜岛。在那个小岛的囚禁室里,钱学森渡过了黑暗/而又屈辱的15天。15天之后,他的夫人去接他,他形同骷髅,体重减少了15公斤;他不再说话,他以沉默/表达着最深沉的愤怒!


——这个在东海岸竖起了自由女神像的国家,却在西海岸关押了一个 只是渴望自由、渴望回到父母身边的孩子!


为什么?


一位美国将军回答道:“无论在哪里,他都能抵得上五个海军陆战师,宁可杀了他,也不能放他走。


一位美国科学家说道:“美国如果失去了钱学森,就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损失。


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他,要回到自己的祖国!


邮轮驶入了公海,太平洋的上空已经罩上了浓浓的夜幕。钱学森想:地球的那一面,正升起黎明的曙光。——那里,就是自己的祖国!他的生命之帆在那里升起,他的力量的源泉 同样也来自那个方向。


就在两个多月前,那张写着钱学森急切呼救声的香烟盒纸,远涉重洋,辗转飞到了共和国总理周恩来的手中:“我身陷囹圄,省亲探友之愿难偿,回乡报国之梦难圆……恳请祖国,助我回家。


周恩来 拍案而起:“好,这就是铁证。看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阻挠华人和留学生回国!


谈判桌上,那张香烟盒纸,让那些鼓噪“民主、自由、人权”的对手们哑口无言!


钱学森离开美国的那天,洛杉矶《帕萨迪纳晨报》上印着特大字号的通栏标题——《火箭专家钱学森今天返回红色中国》;21天后,新华社向全世界发出电讯,醒目的标题是:《钱学森到达广州》。


一声汽笛长鸣!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回来了!我的祖国!


钱学森离开洛杉机时,一位美国学者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钱学森回国绝不是去种苹果树的。


钱学森达到广州时,一位美国战略家也道出了一句真实的预言:“由于钱学森的归来,使红色中国的‘两弹一星’提前了半个世纪”!

 


 

稿件推荐:《少年雄鸡》

 

一只少年雄鸡,守候在他那垂危的父亲身旁。


“孩子,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老雄鸡说,“从今以后每天早晨呼唤太阳的重任,要由你来承担了。


少年雄鸡很伤心,他注视着父亲慢慢闭上眼晴。


第二天一早,少年雄鸡飞上谷仓的屋顶。它高高地站在那儿,脸朝着东方。


“我必须设法发出最大的声音。”他说着,就抬头啼叫。但是,从他喉咙里发出来的,是一种缺乏力量的、时断时续的嘎嘎声。太阳没有升起,阴云铺满了天空。湿漉漉的毛毛细雨整天下着,畜牧场上的所有动物,都一齐来责怪小雄鸡。


“这真是倒霉透了!”猪叫道。


“我们需要阳光!”羊叫道。


“雄鸡,你必须大声啼叫!”公牛说,“太阳离我们有九千三百万英里远,你的叫声那么细小,他能听见吗?”


第二天清晨,少年雄鸡又一早就飞上了谷仓的屋顶。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长脖子,放开喉咙大声啼叫。他这次发出的声音,非常洪亮、非常有力,是他开始学习啼叫以来从来没有过的。


畜牧场上,那些正在睡梦中的动物,一个个都被唤醒了。


“这是一种什么声音?”猪说。


“我的耳朵怕被震聋了!”羊叫道。


“我的脑袋都听得快要炸开了!”公牛说。


“我很抱歉,”少年雄鸡说,“但是,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感到十分委屈。但他终于看见在遥远的东方,一轮红日正从丛林后面冉冉地升起来。开头的失败,为后来的成功准备了条件。

 

稿件推荐:《周恩来》

 

位于文津街的解放军305医院有两套宽敞的病房。一套是为毛泽东主席准备的,他没有住。另一套住进了人,他是我跟随已久的周恩来总理。 
       
1975年5月的一天,周总理在散步时,曾问身边的医护人员:“你们说实话,我究竟还能坚持多久?”医护人员猛地一怔,赶紧露出笑容,想用几句轻松安慰的话语搪塞过去。  

周总理抬眼望着天空,仿佛在正视那冥冥之中的死神,忽然坦然地笑了。  

他渐渐收起笑容,换上一副严肃的神情:“你们一定要把我的病情随时随刻如实地告诉我,因为还有许多工作,我要做个交待啊。”  

医护人员的眼里陡地涌起一层泪花:“总理,你叫我们怎么讲呢……” 

周总理的脸上逐渐恢复一丝不易辨清的浅笑,他缓缓说道:“好了,不用说了。”  

1975年6月,周总理毅然拒绝所有医生的劝告,拖着沉重的病体,去参加为贺龙元帅举行的骨灰安放仪式。  

签过到,他便朝休息室走去,在门口他就大声呼唤:“薛明,薛明啊!”贺龙的遗孀薛明,闻声抬头,叫一声:“总理!”奔了过来,满脸是泪,周总理紧握住她的双手,身体由于悲恸而颤抖着。“薛明啊,我没有把他保护好啊……”说着,泪如泉涌。  

贺龙的女儿紧握着周总理的手说:“周伯伯,您要保重身体啊。”周总理无言地望着她,片刻,平静地说:“我的时间也不长了。”  

这令人心碎的叹息,又一次引来悲声四起。  

1976年1月8日早晨8点左右,小高像往常那样来接班。简单交接过后,我便要离开了。在门口,我像往常那样回头再望一眼我们的总理。  

他仍在昏睡着。唉,他这一生睡得太少,太少了!在正常年月里,总理每天能睡4个小时;可是近10年中,天下大乱,总理每天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什么叫全心全意?什么叫鞠躬尽瘁?什么叫夜以继日、不知疲倦?你只须在总理身边呆一呆便一切都明白了。 

“老张!老张!”小高旋风似地卷进来,他脸色煞白,声音随着目光一道颤抖着,“总理、总理不好了!”我像被电打了一样,从瘫软中一跃而起,赶忙往下跑去。 

下楼后,我看到周总理的床前只站着几名专家医生,其余二十几名医生都已稍稍后撤,环绕四周默立。 

我赶紧冲到周总理的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总理、总理!”我叫着,可是手掌却分明感觉到他的手指发了凉,那么快,那么突然。我慌极了,摸着、抚着,想温暖回来,想把我的热和血输送过去。可是,转瞬间总理的手掌也凉了,并且像退潮一样迅速凉到了胳膊。我急眼了,叫着:“大夫,大夫,这是怎么了呀?”  

张医生沉重地摇摇头,绝望地叹息道:“唉……不行了……”四周围陡地静了下来,世界哑了一般!我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场面,茫然四顾,我早已不会说话,但是我的心在滴血。  

蓦地,我看到一圈低垂的头。我哭出了声音,所有人都放开了悲声。 
     
“总理啊——!”

 

稿件推荐《福妮》

秋收时节,鲁南山区的一个小村子里,降生了一个女孩儿,沉浸在丰收喜悦中的爸爸,望着长原上那金灿灿的麦穗,笑着说:“咱妮儿有福,就叫福妮儿吧!”


转眼,七个年头过去了,小福妮儿到了上学的年龄,望着村里同样大的小伙伴,都背上了书包,小福妮儿缠着妈妈嚷道:“娘,娘,我要上学,我要读书!”可是小福妮儿哪里知道,爷爷去逝时,欠下了一笔债,爸爸上山采石又砸伤了双腿,全家生活重担,都压在了妈妈一个人的身上。妈妈不忍心让女儿失望,她抚摸着福妮儿那乌黑的短发说:“妮儿,什么时候,你的头发长到齐腰那么长,娘就送你去上学,啊。”


盼望着,盼望着,小福妮儿在企盼中度过了两个年头,等她终于发现,自己真的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时,她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她冲妈妈喊到:“娘,娘,你看我的头发,我能上学了,我能读书了!”妈妈再也不忍心欺骗自己天真的女儿了,她抓起篮子转身向山上走去,那正是酸枣成熟的季节,妈妈采呀采呀,摘呀摘呀,突然眼前好像浮现出福妮儿期盼的眼神,妈妈眼前一黑,从山上掉了下去。


当人们把她抬回村子时,小福妮扑在妈妈身上,哭着喊着:“娘,娘我不上学了,我不读书了,娘,娘,娘。”


几天后,在通往城里的路上,走着一个梳着短发的女孩儿,手里拖着长长的辫子,两眼呆呆的望着远方。有人说,那就是福妮儿。

 

 

天艺传媒,让你的梦想不止于空想。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小寨国际贸易中心8楼

联系电话:13384971263(微信同号)

                                THE  END

 

 

 


 

上一个: 制片专业必看丨“家庭青春嵌套剧”为何走红 下一个: 文化课分数不高要参加艺考吗?
Copyright@2019 yikaobo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安天艺传媒艺考培训学校 陕ICP备14001427号 网站建设:西安必途